就这样完结了啊……(摊平)没看够,完全没有看够啊!!!


其实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冰上的尤里画的第一个同人居然是小猫2333我一直以为会先画一个维克托的


有参考,有参考人体依旧很扭曲,本来想画穿着红色披风欧式复古小裙裙的lo娘小猫,改来改去……算了先画一个速涂吧……


还有一个改了改收的比较拢的八字版本2333好像也还不错诶!屁股看起来还是怪怪的!给里给气的!

时不时总是会想起一个人

大约是真的老了,时不时总是会想起一个人。

蓝色头发的精灵,听起来应该是貌美且英俊的,食用起来也会有淡淡的冰甜。可惜这一些都没有,穿衣的品味太差,土黄色的百褶裙边儿,大约只有一些情人眼里出西施般的殷俊,以及英年早逝于我的遗憾。

我有些后悔,没能一早就好好看看他,仔细听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句有些缠绵悱恻的情话,以至于导致我实在无法回想起骤雪初歇的巨龙首我们初次见面的情景,无法回想起你在壁炉前说过的每一句话,却总是在回眸远望时在眼角眉梢瞧见一抹蓝与黄的色彩——你总是这样吵吵嚷嚷的出现在我的身畔。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只能我自己独自面对了,或许还有那个黑发的运气不怎么好的教皇的儿子,以及那一对双胞胎的兄长,或许还有一些貌美的其他人,或许到最后,真的只有我自己。


你不在了,晨曦都暗淡了。


直到某一天我穿上了你的铠胄,英姿飒爽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在幻术师面前称王的白魔面前,鼻子挺拔却很短的黑衣女王,在没有断臂仆人的板凳垫脚女王面前。

我就像你一样,昂首挺胸气宇轩昂好好的装了一次逼,与你不同的是,我的言辞妥帖,活着回来了。

只可惜我英俊的模样你大概永远无法见到了,没关系,我知道的,在你的眼里我是最好的,最美的,最殷俊的,无可替代的挚友。

我亲爱的挚友奥尔什方,在没有我的世界里你过的怎么样?

反正我是知道的,没有你的世界,我过的不怎么样。

我想要反复的记起你,想着你,我真的害怕时过境迁白驹过隙,最终我们都会遗忘彼此。


为了盟友



星幕低垂,宛如一卷璀璨的帘。


许多年后的某一日再一次踏上伊修加德飘满大雪的巨盾台,绵缠的雪花黏腻的跌落在脖颈之间,像学者手中古老巨书上斑驳摘记一样随心所欲,这样的雪晚里,能叫我想起的,或许有许多事——璀璨的荣耀编制的巨大帘幕下,英雄的往事犹如浩瀚星空,可此时此刻库尔扎斯的雪叫我想起的,或许,只有某位阁下。


那是一个容貌并不出众的精灵,至少在许多年前初见他时的唯一印象。我任然记得那一夜风雪声响,我从远方而来推开巨大的木门里有暖烘烘的气流,迎面而来的是夹着湿润石壁的暖流以及其中里裹着的精灵,昏黄的灯光下是一个有些唠叨,细长的耳朵,一头不太整齐的罕见蓝色头发精灵,以及他那令人唾弃的铠甲下藏着百褶裙屎黄色的裙边,一切的一切无不令人怀疑他以及他的家族品味。


这是一个何等无关紧要的人,在一个英雄路过的雪域之中,手里竟是一些细碎狭小的琐屑事宜,捉急的令人喟然长叹。


后来,这个人的理事之地变成了英雄的容身之所,尽管那个他起名为雪之家的地方,我鲜少去往。他送来的那只黑色陆行鸟却时常的待在我身边,同他比起来,陆行鸟的品味似乎稍好一些。




他总能出现在我的身畔,好似一个黑魔纹展开的瞬间,他已经悄然的立于英雄的背后。这个该死的家伙,自顾自的以英雄的挚友自称,毫无谦卑之心。


那个走道有些冗长,是盟友的永眠之地。那时,就好似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是雪满的巨龙首,笑吟吟的替我推开厚重的门,叫长途跋涉之后的英雄缓一缓气,暖一暖身体。我已经记不得那是一束怎样的光芒穿透那个精灵的身躯,大约是蓝色,大约是在雪夜里,或许又是个黄昏,我的记忆混乱的很。


唐尔德家失去宠爱的庶子,您年迈却比我还硬朗的父亲,任然舍不得为你打造一把可以阻挡一切的独角兽盾牌?光芒穿透盾牌的时候,好似天地都寂静了起来,我时常回忆起那一切的,只有你的音容相貌。



替我埋怨你的老爹吧,骑士阁下,那个漏风的盾牌,可是英雄一路背行,不遮风也不能挡雨。


从那以后,我的身边再也没能出现一个带着独角兽盾牌的精灵,无论我在讨伐怎样凶恶的蛮神,无论我在执行如何无可推脱的任务,那个为我担心的挚友,永远不在了。


没关系,我知道的,你永远与我同在。


呐,或许,你也还蛮好看的。只是没有我英俊罢了。



喂,我的盟友,没有我,你应当是不太好的吧,喂,奥尔什方。


——诶,挚友,这样的笑容是不是最棒的?这是属于英雄的笑容吧。



【许多年许多年许多年以后,年迈的昔日英雄扒开厚重的雪,将一块斑驳破损的不像样的盾牌竖立在一旁,他唠唠叨叨的念叨——不受宠爱的庶子,连带墓地也无人打扫,无所不能的英雄已经替你守护了你热爱的祖国,可为什么连带一个墓碑也没有人为你守护啊?一边念叨一边细心的擦拭盾牌与墓碑上细小的雪花。】


或许,那些黑头发白头发粉红色头发的人,只是将这一块静地,留给了某位苍老的冒险者而已。


喂,全世界,最爱你了,品味差劲的盟友。


——来自,某位英雄的冒险笔记。

(后悔当初没有建男号。)

(图片未整理。)

(冒险者的装逼异闻录。)


【重要的事情放在前面。

【第一,没有做完主线,跪求不剧透。

【第二,简笔画特别简陋,请见谅啦,就是记录一下脑洞嘛~

【第三,字已经丑出风格了……主要是懒得打字。忍一忍就好!


一记娇羞。

居然没有标题,真是恼羞成怒,想写这篇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因为ff14主线剧情肝到一张图片,突然就迸发了对于里昂热不可言喻的“奇怪的感受”!


事情是这样的,某一天下午,我正在欢欢乐乐(呵呵!)的肝着我50级主线,做到那个任务我都忘记了,其实一直以来我对于里昂热这个名字都记不住(嘛,毕竟46级开始的主线才突然开始了很棒的剧情啊!之前一直对这个人毫无印象- -连个大概都没有,顶多顶多就记得他穿着凉鞋,特别漏!哦,对了,敏菲利亚,咋们说好的报销去石之家的路费呢?说好了的呢?!!!!)


言归正传。


然后在递交任务的时候,我看见了这样一张图片。对,就是图3。之前我一直以来特别没有感觉,甚至忘记了他是干啥的凉鞋boy居然如此娇!羞!的!侧!面!仿佛嘴角还有一颗若影若线的黑痣,这个角度,这个灯光,这个诱人的唇线,这时尚范儿的感觉!……呵——仿佛把持不住了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要出来了呢!!!!


之后,又发生了种种,诸如,你去打蛮神我在边上看你看花看风景这样娇羞的事情……(我懂,艾欧这呀全体坑冒险者这就是主线的中心。)让我……


对,后来他还交了一个特别特别帅气的女朋友(有可能是伊达的男朋友也说不定。)特别特别棒,特别是抱起来脚尖够不到地板那儿……哎,没能截上图。


#娇羞抱了还要挣扎#

#真是够了#

#喊什么不要呀#

#对了,大家都是男人,怎么你就是个丁字步,看看隔壁小混混,人家站的多豪放#



© 没有魔法的困扰 | Powered by LOFTER